首页 > 最新资讯 > 详细内容

金龙鱼首度公开稻米油传奇幕后的匠心故事—金龙鱼官方网站

发布时间:2018-03-02 点击:992次


繁华的涩谷街头人来人往,大楼LED上“金龙鱼稻米油日本上市”几个大字吸引了众多关注。

金龙鱼稻米油在日本正式上市。

金龙鱼稻米油日本超市上架,引起东京市民排队购买。

  2018年的春天刚刚开始,张波接二连三接到了好消息。日本东京、冲绳等地的零售商给他们发来订单,希望进口更多的金龙鱼稻米油;一些日本大型食品商社也发来询函,要求订购更大包装的稻米油——这是1月8日金龙鱼稻米油在日本正式上市之后引发的后续反响。张波兴冲冲地把消息告诉了油厂负责生产的同事,对于大家来说,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新年礼物了。

  金龙鱼稻米油

  登陆日本引发巨大关注

  张波是金龙鱼稻米油品牌负责人。2018年1月8日,是他职业生涯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。这一天的东京,正是新年假期后上班第一天,繁华的涩谷街头人来人往,忽然间,楼丛中七块LED大屏同时出现了同一个画面:纯红色的背景上闪动几个大字:金龙鱼稻米油日本上市。顿时,来来往往的人潮被这片耀眼的中国红吸引,纷纷驻足举目。面对此情此景,站在涩谷街头的张波则是心潮起伏情不自禁。这一刻,对他和他的伙伴们来说太值得骄傲也太来之不易了。

  中国稻米油的到来,引起了日本业界的高度关注。金龙鱼稻米油的日本代理商郑重地准备了上市仪式。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发布会当天,日本几十家知名零售商悉数到场,包括全家FamilyMart、罗森(LAWSON)、7-Eleven、永旺,以及丸红食品、三菱食品、三井食品、伊藤忠食品、兼松等大型商社,甚至一些同行和对手都同时出现在发布会上。日本代理商对金龙鱼品牌的国际影响力由衷感叹!更让他们高兴的是,产品上架当天,在超市排队购买金龙鱼稻米油的日本民众络绎不绝。

  当天,日本最大的通讯社——共同社以:“金龙鱼日本上市,或打破日本国产稻米油格局”为题做了详尽报道,50多家日文媒体纷纷转载。日本CCTV大富电视台、华文媒体也主动对这一事件关注,金龙鱼稻米日本上市的消息,成为当天的重要新闻。

  十年匠心

  炼就全球领先的稻米油

  一瓶稻米油为什么会引起日本业界如此关注?作为稻米油研发的直接参与者,益海嘉里研发中心产品经理王勇表示:“我们的产品品质经受住了考验,但我感觉,最让日本人震惊的,是我们这么大、这么持久的投入,是我们十年来为研发这个油所做的巨大付出,那是一种他们不易理解的信念。”

  稻米油是业界公认难炼的油品,不仅工艺复杂,成油也不易。10年前,当益海嘉里决意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,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何开始,没有任何经验可循,甚至没什么资料,从设备,到技术、对于金龙鱼乃至中国来说,稻米油都是一片空白,一切都从0开始。

  2007年,益海嘉里在黑龙江佳木斯花数千万投下了第一个稻米油加工厂。

  2009年,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投资8亿在上海成立全球研发中心。300多人的技术人员和专家在此开始了夜以继日的探索。而随着稻米油精炼技术的进展,金龙鱼在这一领域的投入还在不断加大。“每次见到董事长,他最关心的,是消费者对产品体验好不好,反反复复叮嘱的,是一定把油的品质做到最好。”背负着产品销售压力的张波这样说。“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日本和各个国家搜集稻米油样品,拿回来做各项指标的检验和对比,公司的管理层非常重视品质,要求各项指标都要优于行业水准,对稻米油的品质研究,一天也没停歇过”。

  天道酬勤,在金龙鱼人不分昼夜的努力与坚持下,经过反复实验改进,金龙鱼研发团队开创了“膨化保鲜法”和“鲜胚制油”技术以及“分散保鲜、集中制取、集中精炼”的全新稻米油产业链生产模式。可以最快6小时实现米糠原料保鲜和萃取出稻米油。同时,他们独创了“酶法脱胶”低温萃取专利技术,将稻米油的两大核心营养指标——谷维素及植物甾醇的平均含量同时稳定在10000ppm,营养与品质达成黄金平衡点,这就是稻米油业界大名鼎鼎的“双一万”。比起日本同行采用的传统提炼工艺,“酶法脱胶”属于绿色生物技术,更为环保,能保留更多的原始营养,且成品得率高达70%以上,达到世界最高水平。

  事实上,稻米油的研发和量产意义远不止于此。“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水稻生产国和消费国,我们有230万吨的稻米油潜在产量,但我们的利用率目前还不到8%,而日本、印度的利用率已经达到50%到65%。开发稻米油,这对我们这个缺油大国意义太重大了。”丰益全球研发中心产品总监姜元荣博士说。

  一滴油背后的大国宏图

  稻米油登陆日本并“一炮走红”,掀开的是益海嘉里整个水稻产业链的冰山一角,也是中国粮食深加工产业一个崭新的开端。作为这个产业链的见证人,益海嘉里集团消费品事业部总监陈波介绍说:中国每年生产稻谷近两亿吨,但日产量不足100吨的加工企业占到72%,这种小而散的产业格局限制了水稻的综合开发,副产品几乎谈不上什么利用。

  2007年,益海嘉里在佳木斯投资的工厂其实是一个水稻循环经济的“试验场”,包括前文提到的第一座稻米油加工厂在内共有4座不同的加工厂——稻米加工厂、稻米油精炼厂、谷壳发电厂、谷壳灰生产白炭黑工厂。

   “投资一个普通的粮食加工厂500万就够了,但投资这样一个工厂通常要四五个亿。”陈波说,“水稻循环经济是一条很长的产业链,成本门槛很高,从观念、技术到市场都是新的,此前从未有人走通过,必须冒很大的风险。”经过10年默默的坚韧摸索,这一链条金龙鱼终于走通了。

  这个链条的最前端是土地和农民。益海嘉里以订单农业模式跟生态基地农户签订“优质品种、优良产地、优价收购、优化技术”四优合约,指导种植户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实施科学管理,提高种植质量和效率,从而改变了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。

  而金龙鱼最大的突破无疑是加工环节。陈波对此津津乐道:在我们的工厂里,一粒稻谷,经过剥壳处理,曾经被视为“黄色污染物”的稻壳变成了生产电力和蒸汽的原料,目前1.75吨稻壳可替代一吨标准煤,每年给企业节省7000多万成本,不仅解决自身供电,多余的电力还可以输出。

  此外,燃烧后的稻壳变成了稻壳灰,用来提取高分散型白炭黑和天然助滤剂活性炭;米糠则可提炼加工成高品质的稻米油;而米糠榨油后形成的米糠粕,可以继续提炼卵磷脂、肌醇、甾醇、谷维素、香兰素等高附加值的产品,脱壳后的大米则成为品牌米。

  一粒米在这里“鞠躬尽瘁”,来于大地,归于大地。按照陈波的推算,如果稻壳发电技术在全行业普及,全国每年可节省煤炭约2600万吨,等于几个大型煤炭一年的开采量,节省发电成本约49亿元,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0多万吨;如果米糠榨油技术能在全行业推广,每年可为国家增加油脂供应230万吨,年增值约46亿元,若换算成大豆,则节省1.1亿亩左右的种植土地。

  “中国是水稻的故乡,是世界最大的水稻生产和消费国,其规模效应是任何其他国家所不可比拟的。”益海嘉里集团副董事长、首席运营官穆彦魁说,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我们欢迎和支持同行企业一起做大做强,大家在公平的市场环境中竞合共赢,取长补短,共同推动水稻加工行业的升级发展,为尽快把中国建成水稻精深加工强国!”

  时代在变,初心不变;理念在变,使命不变;技术在变,品质不变;足迹在变,雄心不变。在时代的洋流里,金龙鱼正疾迅游弋,默默实践着一位伟人曾指出的“引路人的角色”。

链接:http://wb.sznews.com/PC/layout/201802/12/colA11.html#c304195

<< 返回首页

上一篇:眼前一亮!舌尖3借势营销中突围出一匹黑马

下一篇:日本民众从坚守“国产”到接受“中国产”的冷思考